《我要注册结婚》/廖天才

141215 ckh 60 (1024x683)
只要你情我愿,没有造成对别人伤害,爱情应该是个人的事。但在西马的政治社会里,它往往变得很复杂。

好,这里说个小故事。

一位来自伊朗的青年,来吉隆坡某大学继续深造,不久,与一位也在该大学继续深造的本地华裔女生堕入情网。

毕业后,女生继续在政府中学教书,伊朗青年则在本地谋求工作。

恋爱成熟的人都想组织家庭,过一般人的生活,于是,他俩跑去登记局注册。官员问伊朗青年:“你的女朋友也是穆斯林吗?”
“不是。”
“那就不能注册啊!”
“为什么?”
“你是穆斯林呀!”
“谁说我是穆斯林?”
“你的名字有个阿里的,怎不是穆斯林?”
“名字与脑里的想法,怎么可以变成等号?”
“那你如何证明你不是穆斯林?”

伊朗青年对我说,当下他很想买一罐啤酒喝给官员看。

官员过后理性地说:“你向你的国家要求一封信,说你不是穆斯林,才有望得到这里的注册。”

“这怎么可能?我回去申请这样的文件,伊朗政府马上就要我吃咖喱饭啊!”阿里这样对我说。

得不到马来西亚的婚姻注册,加上他已经完成大学的研究工作,学生签证届满,只能以旅游签证逗留,每3个月就要出境一次,让他感到吃力。

没办法,于是他俩跑去美国注册。

马来西亚国家法律的野蛮无理也算了,他们还得面对社会的歧视和排挤。

在中学教书的太太,被华裔同事责问和嘲笑,说:“你怎么会爱上一位穆斯林?这里的华人男子很差劲吗?”

阿里回去太太的家乡见太太的家人,得到不太友善的对待。阿里为了消除岳父岳母对伊朗人一定是穆斯林的偏见,大方的吃猪肉。阿里在伊朗大学念哲学,对宗教本就不热衷的他,对伊斯兰教义产生了更多的疑问。这样的人,你可以说他是无神论者。可是,他的岳父岳母就是不太信任他是否真的不相信伊斯兰教,还是为了讨好他俩,故作姿态而已。

在大学当助理研究的那段时期,阿里经常被一些马来同事问:“你干嘛要和华人结婚?”

两人的日常生活,难以结交到更多的朋友。

平常不过的异族爱情,在西马社会环境里要面对不公正的法律与广大社会的歧视。这样的国家与社会,不是疯癫了吗?

(摄影:周嘉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