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洛斯》/刘明星

111215 PL Tan 34
关于爱情,古人的领会和我们现在的会有很大落差吗?

读过柏拉图的《会饮》,会对厄洛斯(Eros)有印象吧?显然不是凡人的名字,是神明的。一般的形象就是那位背后长有翅膀拿着弓箭的爱神。在他罗马化的身份丘比特(Cupido)时,常常是个乱点鸳鸯的顽皮男孩。但是在希腊神话,他似乎多数是以成年出场的。

在《会饮》里赞颂厄洛斯的讲演,在围绕在一群男人之间,讲的都是同性恋吧?也不尽然。比如阿里斯多分尼(Aristophanes)那个关于寻找另一半的寓言,赫然有三种性别。是的,现在我们说的寻找另一半的典故,就是出自《会饮》的。

当然还有著名的柏拉图式的恋爱。这个称呼是派生的,柏拉图他没有这样自吹自擂,是后人根据他笔下的苏格拉底和狄俄笛马间的谈话中来的。

关于厄洛斯,还有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是他和一位凡间女子思祈(Psyche,亦即灵魂)的恋爱。话说厄洛斯的母亲阿芙萝忒狄,爱与美之女神,嫉妒思祈获得人们的爱戴,派厄洛斯去令她爱上世上最丑陋的怪物。不料厄洛斯却爱上了思祈。几经波折,思祈终于登上神坛成为神祗,爱和灵魂结成夫妻。这样的美好结局是我们的共同夙愿吧?关于爱情,要是没有触及灵魂,那是什么光景呢?

比较令人遗憾的是近代用语把厄洛斯大部分归类在性爱之上。把大量的色情因素用祂的名字来修饰。无底的欲望之洞毕竟填之不满,或许爱欲本来就是一体的,您说呢?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