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瓜刷绿漆》/ 李名冠

221015 Li Jia Yong 29
同事以“暖男”形容她那六岁而贴心的孩儿,这会儿,我想起“暖男”兴许可以对映“冷女”。然而,无论是暖男、冷女,抑或是童真,都不是一日练就的。

明代末年李贽的“童心说”,讲的是“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而“若夫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长大了,懂事了,逐渐失却童心,究其原因,李贽认为,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处理或应用“道理闻见”。他说:“然纵不读书,童心固自在也;纵多读书,亦以护此童心而使之勿失焉耳,非若学者反以读书识义理而反障之也。”现代人,书读得越多,知识越来越多,十字街头葛藤露布,蒙蔽、理障或自我设限越来越厚。难怪许多高级知识份子在自我的象牙塔里,渐失人情,时时摆出一张“扑克脸”,唯彼独尊,自欺欺人。呵呵!读书读到失去人们初生而来的真挚情怀,那是我们教育的极度失败!

人的心灵包含着认知、意志和情感三大要素。当人们逐渐受蒙蔽于形而下的“分别心”、“对比性”、二元化或多元差别论证,在思维惯性总是偏向势不两立的氛围下,怨气自然越来越炽盛,业障更是越积越多,彰化越来越屌(对不起,不是台湾的彰化,是脏话)。

“同异之辨”,在两千多年前已有精湛的论述,可叹现代太多人不认识老祖宗的宝藏,盲目浸淫于所谓的西方“个人主义”(更确切地说是个人狭隘的“自由”主义或个人自利主义),眼里只有自己的一井之天。“宅男”、“宅女”遍布,离了婚,结了婚,还离婚(这是苏轼的“醒复醉”),乱放厥词,还说是社会亏待了他们。这些人,注定是怨天尤人,肯定是自堕深渊,可叹是“到头来,都为他人作嫁衣裳”。兴许,这该怪我们的教育,不懂得对治狭隘的个人主义,更要怨我们的新闻编辑及娱乐媒体,只为了金钱利益,强调收视率,仅仅只为报社、电视台、网站以及传媒集团的“主子”利益着想。

最可悲的,我们的教育主事者,还没几个人意识到现代所谓“自由”资讯科技发达所带来的可怕“洗脑”:执拗、谬误、误导、以丑为美、颠覆正能量、凸显小特例、否定大襟怀、预设政治立场、处处选边站,还有我一直颇受其扰的“香港70年代连续剧的惯性思维”——抢先责骂为快(仿佛先责骂者为理直)!

成年后说童心,别忽略了李贽的那一句话:“纵多读书,亦以护此童心而使之勿失焉耳,非若学者反以读书识义理而反障之也”,要不然,这书,还真白读了哦!

现代人不懂得醇酒的美味,其实,典型的好酒越醇越香,韵味越长。在好莱坞强调快节奏及个人自我主义的熏习下,大家逐渐淡忘了皱纹与低缓的韵味,拼命地“装嫩”——“老黄瓜刷绿漆”,还刷了好几层呢!哈哈!

(摄影:李嘉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