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于恐惧的自由》/周嘉惠

191015 girl_syria_camera_surrender
教育孩子带点理论根据是没坏处的,所以多数现代华人家庭有机会大都不排斥去听一听各种育儿理论,但实践起来追根究底主要还是靠“恐吓”。恐吓的方法大致有几种:没收、遗弃(不带你去、丢你在路边)、骂(小心挨骂)、体罚(小心挨打)、胡说八道(警察会抓、鬼会抓、说谎牙齿会脱落、不好好读书长大去放牛等等)。这些恐吓指的是家长意识清醒时的手段,情绪失控时的激烈反应不包括在内。

很多时候恐吓并不意味着一定会付诸行动,当然更不意味着一定就不会付诸行动。一般上追求的重点在于恐吓的效果,最终是否真会采取实际行动倒是不那么重要,不过光说不练则恐吓早晚会化成风声、雨声。小孩在受到这种种恐吓的当下,反应要不就是哇哇哭,要不只好乖乖就范,顺着大人的意思去做。少数选择继续抗争者会被认为不受教,没救了,实际上如果大人的脾气同样倔强,在软硬兼施、恩威并济之下,儿童最后还是要举白旗的。

我个人不赞成恐吓的做法。每每见到小孩子在受到这种恐吓的时候,眼睛露出的惊恐目光,总是会联想起罗大佑《亚西亚的孤儿》的一句歌词:“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记得那位对着相机举手投降的叙利亚小孩吗?)。孩子何其无辜,有什么道理要他们遭受这样的恐惧,即便家长们的出发点是“为孩子好”?

1941年1月6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为了说服美国人民参战,发表“四大自由”演说。这四大自由指的是: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如果成人世界视这四大自由为基本人权,儿童何以就没有免于恐惧的人权?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如果不恐吓,怎么管教孩子?孩子不听话,自己火气上来了,为了发泄情绪而打骂或者处罚孩子都不好,在那种情况下容易过度,引发意外。自己发火时最好选择离开现场,一切等情绪平伏后再说。只要不过度,适当处罚孩子胜于恐吓,但一定要清楚告诉孩子这一切是为什么?实实在在的处罚也算是教育的一种,而虚虚实实的恐吓只是强权下实施的白色恐怖,其实意义不大。我们希望孩子得到教训,而不仅仅是“乖乖听话”。荀子老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故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短暂的听话如果会为未来留祸胎,那是需要警惕的,别跟自己过不去。

必要的时候,我个人会选择使用孩子明白的语言把问题一条一条列出,原则把握好也就足够了,不求尽善尽美。自己不是圣人,为什么却以圣人标准要求孩子?可能是我运气好,至今没有出现需要出动体罚的时刻。孩子偶尔调皮,把问题说明白后,让她们打自己屁股;这种方法其实不错,打完后,一切都付笑谈中,不会造成童年阴影、心理扭曲等后遗症。同时,为了让孩子心服口服,老爸犯错也得罚,自罚三杯!

许孩子一个快乐童年,首先给予他们免于恐惧的自由。

(照片摘自网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