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文一:《念友》/林明辉(寄自瑞典)

对于昨天的悼文邀请,反应两极。其实我没病没痛,周末去Bersih4.0一趟估计也不至于会要我老命,反正我是生冷不忌,大家不用想太多。之前应该已经说清楚了,我就觉得悼文应该主要是写给当事人看才对,当然你可以不同意我的看法,随意。以下是收到的第一篇悼文,来自我的高中同学林明辉。

悼文一:《念友》/林明辉(寄自瑞典)

当年跳飞机到瑞典后,也不知道怎么样的就开始和你通信了。也很神奇的,我换了好几份工作,搬了好几个地方,我们还是没有失去联络!

也非常的佩服你可以看懂我那些医生书法。当年没有今天那么样发达的通讯设备,就书信往来。久久一封问候的信,也许是我们俩都人在异乡,所以会有一些共同的感受,互相的慰问。

其实在学校我们虽然同班了一年,但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东扯西拉的我们都一直有联络,快三十年了!是不是好奇怪?问为什么呢?你怎么答我呢?

今天得知以后你不能再和我吹水了,不能再用你这个活百度了!你是知道没有百度前,你就是我的活百度!微信上、面子书上无论我再问你什么,你也不会回我了!但我会试一下烧一些问题给你,看看你会不会回答我,好不好?

朋友,同学(呵呵,也挺谢谢你让我也有一个博士同学,听起来人家以为我也是博士),好走,路上有什么我没有看过听过的,报梦或留言吧。如果你的样子不变也可以出现在我面前聊聊,但如果样子变了不好看那就免了。我怕鬼!

去吧,安心的去吧!有时间多报几个彩票号码给我们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