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文化》/徐嘉亮

280715 Li Jia Yong 38
从小,“闲暇”这个词就离我远远的。对于一名七岁就开始工作的小孩,闲暇简直就是一种奢侈。每天放学后,我都得去巴刹工作;回家后,一大堆的家务和学校作业等着我去完成。当中唯一让我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去利用的时间是走路的时候。上学、去工作及回家的路程,让我紧凑的生活得到了一丝解放。一路上,看到了美丽的花草树木,我会放慢脚步,一一欣赏。最高兴的时刻就是傍晚时分,我总会爬上归途中的小山坡,望向天边的晚霞,在凉风习习的轻拂下,精神为之一振。当然,路旁的行人总会以怪异的眼神望我,因为我是边走、边放声歌唱……

长大后,我看了一本由二十世纪德国著名的天主教哲学家尤瑟夫.皮柏(Josef Pieper)于1947年写的《闲暇:文化的基础》(Leisure:The Basis of Culture的哲学书。作者认为闲暇是一种心灵的态度,也是灵魂的一种状态,可以培养一个人对世界的观照能力。他指出,宗教只能产生在闲暇之中:因為只有身在闲暇之中,我们才会有时间去沉思上帝的本质。闲暇曾经是任何文化的首要基础,过去是如此,未來也是如此。换言之,闲暇是思想的基本条件。欠缺闲暇和闲暇精神的国家和地方,那里的人就很难建立起心灵、思考、道德等重要的人生条件。

小学老师的口头禅是“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因此,我们的概念是忙得焦头烂额才是好的。人生往往在这种“冲、冲、冲!”的进行中,匆匆而逝。七年前,我的研究论文陷入瓶颈,忙了两年,成绩依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某下午的雨后,我步出了研究室,一道彩虹出现在我眼前。刹那间,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

如今,我的闲暇时间,都是生活中的短暂时间。譬如,我会利用如厕的时间,看一篇短文(当然练不成令狐冲的“刺蝇剑法”啦,哈!)、驾车时听一段生活小品或预录的大师演讲等等。最逍遥的莫过于到维修中心为车子保养的那段时间,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干什么呢?维修中心的师傅是我的同门师兄,他总会播一些华乐演奏曲,让我听出耳油。

看官们,一个人的成就大小,取决于他如何应用闲暇时间;一个人是否闲暇,取决于他的心境,不是吗?

(摄影:李嘉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