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人的闲暇逐渐凋零》/廖天才

180715A Liao
闲暇,对许多城市人来说,变得可望不可及,变成是一种稀有物,就像英国的太阳,非常难得。

都市人一般难有闲暇。没有闲暇,也就难有闲情,也难得与人闲谈。城市人,开始让人感觉逐渐变得冷淡,目无表情。城市人的时间,确实非常稀少,非常珍贵。时间对城市人来说是要拿来换取生活费的,不能浪费,也没机会浪费。无论如何,大部分的城市人花了大部分时间在工作上,却也难于换取足够的金钱来应付日益沉重的生活负担。

城市人一开信箱,各种恼人的催收单就扑向他们;手机费催收单、电话单、水费单、电费单、地税、门牌税、排污费、信用卡、汽车贷款、房屋贷款、管理维修费等等催收单,最后还有这些催收单公司或政府部门寄来的律师信…

如今,城市人连说话,与人交流,都要付费。他们必须要买一个叫手机的机器,并且向某个公司申请通话连线,达到他们想要传达讯息的目的。当然,这种机器和通讯公司会让用户得到很多方便。它告诉使用者,有了这种通讯便利,他就可以“一机在手,世界在握”。

有了通话工具及网络便利,城市人看来活在更多彩多姿的世界里。但城市人的生活品质并没获得改善。城市人变得更加没时间,没闲暇。城市的许多家庭,父母与孩子、丈夫与妻子、朋友与朋友的关系,比起以前没有手机的年代显然变得更疏远、更冷漠。

砂州内陆人原本过着朴素,自供自足的生活。若是有客人来,他们会无任欢迎,停下手中的事儿,与客人欢天喜地的聊天。

原野风光,原野生活,不就是许多城市人想望的吗?内陆人过着的,是一种闲情逸致、闲云野鹤式的生活。他们的物资不多,烦恼也不多。他们的时间,就是拿来种稻、打猎、捕鱼及采集野菜。剩余的时间就拿来造舢板、织网、补网、修建屋子。若是有外村的朋友来,内陆人喜欢与他交谈,谈到三更半夜也不会觉得累。这种谈天闲聊,不必花费,却让他们满心欢喜。

曾何几时,城市人的开路机器和伐木机器,轰隆隆地来到了他们的森林。伐木公司成了林里的统治者、皇帝,也是林里的假圣诞老人。伐木公司雇用内陆人砍伐自己赖于生存的森林,然后告诉村落人:“看,帮我工作,你可以赚取何等多的金钱,换取何等多的物资来改善你的生活。”

今天的内陆村落,也已有了通讯网络的便利。今天的村民,开始“一机在手,世界在握”。今天的村民,有的也开始向钱看。

内陆村落人,传统生活习惯仍然有较多的保留;朴素、好客,拥有闲暇。你若是喜欢听音乐、看舞蹈,老一辈的许多还能玩两手,弹奏传统乐器“沙贝”(Sape),及表演传统战舞“呀乍”(Ngajat)。

政府的洗脑工具二十四小时在为内陆人洗脑,强势的城市物资文化不断吹向内陆,政客与奸商不断涌向内陆砍伐他们的森林、榨取他们的资源、摧毁他们的文化。弱势的内陆群体,他们的文化,包括他们的闲暇,逐渐在变质、凋零。
180715B Liao

(照片由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