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做点啥?》/ 长安喵(寄自中国)

110715 PL Tan 2
平常总是轰轰隆隆地被工作推着走,非常渴望拥有可以归自己支配、能做点自己事情的时间。于是当闲暇时间终于来临时,就贪心地规划这、规划那,比如读自己平常没功夫读的书,进行体育锻炼,如游泳,再有学些业余爱好,素描什么的。结果是,恨不得每天时间都规划一个最有效率的时间表,然后严格执行,使闲暇时间得到最大程度的充分利用。什么时候耽搁了,或者闲荡过去了,就会觉得宝贵的时间被浪费,心里焦躁的很。于是我的状况是,忍不住总要做计划,结果是闲暇反而心里不得闲。

按照格林伯格的说法,工业时代之前人们的闲暇是积极的闲暇,在那样的时光中,人们发挥各种创造力,做出许多有价值之事;而现代社会,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两分了,平常的工作已让人们够累了,于是工作之余的闲暇完全成为了消极的消遣,为的是缓解疲劳,重新恢复工作的活力,如此便较少创造力。根据这个划分,我对待闲暇可算是两不着调:因为是辛劳工作之余的自我释放,那么可算作消极的闲暇;因为想做一些自我成长、有价值的事情,又似乎有点积极——但是既没有前者的放松,又缺乏后者的从容。

或许不管是积极还是消极,闲暇之为闲暇的品质在于自我沉浸,人们从容舒展地享受此刻的时光,不管是创作一件手工艺品,还是树下吟诗、海边漫步,不管是构思一个故事,还是仅为放松的逛街、嗨歌。闲,或许正是在于无需考虑有利于功利性的后果。而我正相反,把时间,包括闲暇时光,都当做富有目的性的实践载体。于是就活该心不得闲啦,同样一件有趣的事情,更多感受到的不太像享受,而带有某种完成任务的成分。这么一颗焦躁的心,又怎么能有心境细嗅花香呢?

原来闲暇这么个最轻柔无为的状态,却是需要“努力”加以修炼的。这种努力在于定心,有力,而不动如如。若一用力,就又错了。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