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时间?》/陈保伶

020715 PL Tan
小时候最期盼的时刻是学校假期。除了要做完那堆积如山的假期功课, 最享受的当然是那长长的悠闲时间。喜欢与哥哥比赛骑脚车, 也喜欢与哥哥到后院的草堆比赛捉蚱蜢、採野果。兄妹俩最喜欢的事是到家后面的修车房去探索修车工具, 模仿大人修车。每次必定是玩到整身肮肮脏脏, 玩到忘我境界才恍然醒觉是时候回家吃饭, 傍晚回家时姐姐必定先请我们吃藤条后才送上晚饭。

爸爸管教得很严, 不准我们擅自开电视, 一定要先把功课做完及等到一定的时段才能看电视, 还限制一天只能呆在电视前一个小时。我唯有把不呆在电视机前的时间拿去收集邮票, 整理我的收藏。虽不是很明白何谓邮集, 但很喜欢与哥哥谈判及交易邮票的游戏;有时一场谈判可用上一个小时,当然有时也因交易失败而动粗, 最后肯定又是以双方一齐吃藤条的结果为收场。

新年回老家, 发现现在的孩子与我印象中过去的童年不一样了。侄儿侄女邻居小孩一成群都聚在那小小的屋子里, 但毫不喧哗。小孩都爱低着头不说话, 眼睛都专注于手里的平板荧幕, 手指滑呀滑, 似乎身边发生什么事都与他们无关。

周末遇见邻居夫妇, 闲聊起来。问他们小孩的周末活动, 夫妻俩好像很骄傲的说: 我家小孩已升中学了, 周末都很乖不出门, 不爱与外面复杂的朋友交往。周末都把时间花在房里对着电脑… 嗯, 这也让我们放心,起码他不到外头去混啊!

我接着问: 那孩子干嘛整天对着电脑不出门?夫妇俩顿时静了下来不语。我心里的确有很多的问题,是不是孩子不喧哗、不烦着大人就叫乖?是不是随便丢个智能手机给孩子,就能让孩子自由发展?是不是孩子在空闲时间不出门就叫安全?我们到底是要给自己保留更多的空闲时间,还是觉得孩子的时间可以草草了之?

这些问题,邻居夫妇大概答不了,我也不能代他们回答。

(照片由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