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善举?》/徐嘉亮

290615 Key Liu Poh Key 1
看到了这个月的主题时,心中无限的感触涌上心头。小弟自幼家贫,家父在我六岁那年从四楼摔下,结果躺在床上约一年。平时已是捉襟见肘的我们,经济顿时跌入困境。坦白说,当年受的白眼,比接受到的恩惠多上数百倍。但是,人间处处还是充满温情的。李美凤老师的特别照顾(替我申请辅助餐)、常把车停下,载我们母子俩上学的好心人、知道我喜欢阅读而送了我五箱旧书的黄玉玲校长、常给我吃午餐的食堂经营者(Mr. Khoo)等贵人,谢谢你们。因此,当年的我发了一个愿,要在马来西亚建一间非土著的大学,让那些望象牙塔而兴叹的学子,可以有一个深造的机会。

为何有这么一个想法?相信我们当中有许多马来西亚教育制度种族化的受害者。读了练鱼兄的文章《陀山鹦鹉》,华社还能扛多久呢?华裔年轻的一代,多少人心中还燃烧着“华人的文化要传承下去,华文教育得茁壮成长”的那把火呢?恐怕他们的时间,都花在面子书及Whatsapp吧?马来西亚政府的同化政策,离成功不远了吧?

前些年,小弟曾经读了篇有关子贡的文章,内容如下:鲁国的法律规定,如果鲁国人在外国沦为奴隶,有人出钱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子贡有一次赎了一个在外国沦为奴隶的鲁国人,回来后拒绝了国家赔偿给他的赎金。孔子说:“端木赐(子贡的名字),你这样做就不对了。你开了一个坏的先例,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肯再替沦为奴隶的本国同胞赎身了。你收回国家抵偿你的赎金,不会损害你的行为的价值;你不拿国家抵偿的赎金,就破坏了鲁国的那条代偿赎金的好法律。”(故事摘自以下网址http://www.housebook.com.cn/zhangys/38.htm)

这篇记载说明了两个要点。第一,善举应该是人人都办得到的。如果把做好事提到了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高度,那么善举就会变成只讲不做的假道学。第二,一个良好的制度是非常重要的。假如我们拥有一个学术与技职并重的教育制度,社会还会有这么多的无业游民吗?如果我国实行用人唯贤的政策,马币会沦落到一元新币兑换二令吉八十仙的地步吗?

我还想起周星驰在《苏乞儿》这部电影里与皇帝的一段对话。皇帝说:“丐帮的弟子众多,你们的存在,终究对我是个威胁。”周星驰答道:“皇上,如果平民百姓,人人安居乐业,谁会当乞丐呢?没有乞丐,哪来的丐帮,哪来的威胁啊?”

各位看官,国家的制度与政策,或许不由我们主导,但是,我们还是有公民义务去选一个比较好的政党执政。在家里,我们可以让下一代自小培养良好的公民意识;在工作岗位上,大家可以尽能力参与公司制度的改良。希望我们这一代能力挽狂澜,留下一个美丽及幸福的马来西亚给下一代!对于各位的付出,感激万分!

(摄影:Key Liu Poh Ke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