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厕》/何奚

230515 Li Jia Yong 13
厕所原本就不是“引人入胜”的地方,但基于西方人所谓的“自然的呼唤”,或者华文中常说的“人有三急”,很多时候大家都被迫去公共厕所“探险”。特别是在外地出差或旅游之类,由于人地生疏,心中没底,进公共厕所遂成了十分考验胆量的经历。

譬如美国国家公园内的厕所,如果没去过,你能够猜想它会是个什么光景吗?不容易想象吧?这需要稍微解释一下,美国的国家公园一般都处于人烟罕至的深山野外,连游人都难得一见,清洁工人就更不用说。所以,国家公园内的厕所基本上就是在四面墙的中间挖个坑,然后就随便你发挥创意了。印度同学去了一趟这种厕所后,感叹万千:“真是故乡的味道啊!”其余就不多说了,你懂的。澳洲的国家公园厕所一样面对没有清洁工人的问题,不过他们采用了生物科学技术,在厕所内撒了一些除臭的细菌解决气味问题。至于视觉问题嘛,天涯何处无芳草,谁规定你一定要去注视那个坑的?

中国的公厕素有恶名,但如果有机会到杭州的西湖,一定要去公厕见识一下。跟美国国家公园的克难公厕相比,西湖边的公厕实无愧于自古“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美称,应该被列为景点。西湖毕竟是在城市地区,清洁工人并不缺乏,但根据个人观察所得,西湖公厕的清洁应归功其“一对一”的管理方式,彻底在嗅觉和视觉上解决问题,简直就是为国争光。每一间厕所,都附带一间宽敞的休息室,清洁工人就在其中守株待兔,偶尔还会碰上友善的清洁工人请你“慢用”,闲时就在休息室顺便烧菜、洗衣、招待朋友聊天,哪天出个卧薪尝胆的博士也不让人意外。

回到熟悉的马来西亚,我们公厕的清洁度大致介于美国国家公园与杭州的西湖公园公厕之间。可惜国情缺乏“深挖坑,广积粮”的智慧,除了气味不佳,不时打开门就有黄金让你一见发财,惊吓度爆表。本国的国家公园至今没去参观过,对其公厕无从评论,但不少风景漂亮的海滨,可能尚未被当地政府发现,也可能发现了,却秉持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原则做事,居然连一间克难的公厕也没有!那是要人家怎么样呢?此外,美食是我们招徕游客的手段之一,却不知旅游部有没有顺便去参观一下我们食肆的厕所?如果说一般茶室有“礼不下庶人”的特权,那么大酒楼又如何呢?可千万别以为大酒楼就很懂得自律啊!至少在公厕这个环节,个人坚持认为,礼要下庶人,刑要上大夫,必须有个涵盖所有大小餐厅的最低卫生标准,并严格执行。

政府对人民健康的认识,似乎还没有超越设立医疗服务的界线。如果对公厕的卫生情况丝毫不放在心上,那肯定是不行的,尤其餐厅厕所更是影响深远,否则许多诸如霍乱等的疾病就根本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如此看来,我们卫生部的许多政策,是不是本末倒置了呢?

(摄影:李嘉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