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村落人的健康问题》/廖天才

160515 Liao1
两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位于巴南河的支流-巴打(Patah)河上游的本南村落,发现这村落的许多小孩都患上皮肤病,许多孩子的脸都生了红斑。

村长巴答朱当(PadaJutang)说这里没有诊疗所,每个月一次的“飞行医生服务”(Flying Doctor Service)也不准时,常常是2~3个月才到来村落一次,村民很难得到药物的照顾。

我发现孩子的衣服不太干净,有一件没一件,而且都是薄薄的,在天气冷的时候,这些孩子往往容易着凉伤风。看到正用手背擦鼻涕的小孩,不断搔抓红斑,年轻的本南妈妈也只能向他望一望,不能帮到什么。

在这个村落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团友向我说本南人家庭是没有厕所的。来自城市的我们习惯了卫生厕所,而现在我们用的厕所,只是基督教堂旁的一间简陋木板厕所。这时我才惊觉,这个偏僻的本南村落,人们还是根据传统习惯,大小便都是往住家附近的丛林去解决。

巴答朱当说他小的时候,父母还是过着半游猎、半定居的生活,70年代才在这个村落定居,努力适应定居的生活方式。

定居之后,村落人逐渐接触到城市文明,村长说他们的生活方式也逐渐起了变化,但问题也逐一跟着来;食水、食物、草药等基本需求,逐渐从小变成大问题。基本设施如道路、水电供应、学校、诊疗所要不都没有,要不距离村落非常的遥远。

定居之后的人口增多,排泄物也增加了。人们接触到城市文明之后引进的塑胶产品,也产生了垃圾处理的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处理好,就会让村落人面对更多蚊虫和病菌侵略的风险。

巴答朱当并不知道改变本南人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政府的意愿,而政府在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的同时,并没有对内陆人在改变生活所引发的问题给予重视,并指导和帮助他们解决。

上个月我再次去到这个村落,发现有非政府组织已经前来这个村落,帮助设立水管,把远处的山溪水源衔接到村落的每户家庭,让这里的村民有足够和方便(但还没经过消毒)的水来生活,让村民能更容易的清洗身体,保持清洁卫生。非政府组织也帮助每户家庭建设厕所,让他们的排泄物有个适当的去处。

也许因为这样,我发现孩子的皮肤病现象得到了改善。

无论是西马还是东马,生活在内陆的原住民都长期被政府所忽略;他们居住的森林,被伐木商任意砍伐和破坏,导致赖以生存的天然食物和草药逐渐消失,水源被污染,所以,内陆人的平均寿命都比城市人短。

我们的国家有很多的内陆村落,却只有很少的非政府组织愿意去接触、了解和提供内陆人帮助。对于这些稀少的非政府组织的努力,我只能向他们表达崇高的敬意。
160515 Liao2

(照片由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