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呓》/紫色水晶狗

060515 PL Tan 12
健康的反面是生病,了解病情将有助于从另一个角度去认识健康状态。在这里我要针对的是我国一般华人的语言问题。

以前我们电台、电视台的播报员最讲究字正腔圆了,可是怎么听都像是实验室里精心培养出来的异型、妖怪,完全脱离现实,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都不会那样说话。有一位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男播报员更可怕,他的发音已经不只是字正腔圆了,简直就是超级做作!恶心!没有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是能够不令我直接转台的,完全无法忍受这种冻火鸡式的折磨,一点也快乐不起来(暗示!暗示!)!

在过去的黑暗年代,方言流行,大家说的华语流派纹路清晰。“有没有”、“够力”、“好料”是福建人的特征,“罗惹”(rojak)、“惹兰”(jalan)更是称得上“福建之光”!一直“冤枉!”的是客家人,“fo3”是广东人才生得起的“火”。更早期的还有“番碱”、“少文”,指的都是“肥皂”。此外,那时候的客家人常常“掉”东西,广东人则常常“丢”东西。我曾经在搭乘中华航空公司的航班时,见到一位阿嫂向空姐要“瘪酒”,后来虽然大团圆收场,成功要到了啤酒,不过从表情推断那台湾空姐只怕最少也要减寿五年。这就是我们语言的力量!还有非提不可的一件,以前经常听到有人去割“鸭鸭肠”,如果知道广东话里“横丫肠”是什么的话,难道你不想撞墙去吗?

虽然距离五四新文学运动已有几十年,但有些英雄豪杰仍然积极响应“我手写我口”的号召。改作文时经常可以见识到十分考验心脏的句子,譬如“马打车把他们带去了马打寮”,“他买了很多苹果苹果”。我知道“马打”源自马来文中的“警察”,不过一直不懂“警察局”是怎么变成“马打寮”的。“苹果苹果”等于“苹果s”,前一种代表马来文中的复数,后一种代表英文中的复数。马来西亚真是个文化的大熔炉啊!

说回我们的语言问题。近来终于有人领悟到字正腔圆的实验室华语太不现实,结果却又走到另一个极端去。随便打开电视、收音机见识一下,播报员早已经悄悄升级为“主播”了,这倒也罢了,可是那种程度的华语,实在让人怀疑这些家伙华小真的毕业了?你walao-eh,我还walao-eh咧!在这种“亲切”的“巴刹华语”从电视、电台消失之前,我TM绝对拒看拒听华语节目。

如果说“我去ATM按钱”是通行的说法,你能够忍受人家一本正经说“我去ATM嘟钱”吗?你能够忍受什么叫“kick kok鞋”(皮鞋)吗?“打温针”(温度计)、“打冰格”(冷藏库)、“嘀嘀”(遥控器)呢?救命啊!

马来西亚华人一直对自己的语言能力沾沾自喜,可能是听了大陆、台湾朋友的一些客套话,许多人居然信以为真了。不可以这样的啊!记得有次来自香港的主持人Chui Ling被问到马来西亚的粤语程度如何?那大概是个“爆肚”的问题,Chui Ling呆了一下,然后爆笑带过问题。有一次我们几个华文老师对话,一旁的中国友人神情古怪,他以为我们在说江湖黑话!是啦,老师收入不高,有机会就赚点外快。

我们需要清楚认识到第一个现实就是,我们的语言能力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No!No!No!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