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另一面》/何奚

040415 PL Tan 3
《学文集》4月2号贴的是林明辉先生的大作《民主》,文中对瑞典的民主十分推崇。当然,项庄舞剑,另有所指,相信这一点读者们自是心领神会的。

民主不是不好,但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完美无暇。我想,指出民主的另外一面,让我们更完整地认识民主制度,或许也可以算是一种人文的提升。

英国名相丘吉尔在1947年11月11日的一次演讲中曾经对民主制度做出评述,原文为:Many forms of Government have been tried and will be tried in this world of sin and woe. No one pretends that democracy is perfect or all-wise. 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我所理解的大意是:这世界已经尝试过许多政府形式,没有人佯装民主制度是完美的。诚然,民主制度只是所有尝试实行过的制度中最好的。

丘吉尔明确指出民主制度并不完美,它只是各种制度中比较不那么烂的而已。这意味着什么呢?丘吉尔是不是在说,在更完善制度的发明来到之前,大家只好将就一点?既然如此,我们对民主制度就不能抱着一种心满意足的态度,否则将容易忽略它的不足之处,放松修订其缺陷的努力等等。

除了当过英国首相,丘吉尔还是195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肯定清楚知道在民主制度的发源地,即古希腊时代的雅典,哲学家柏拉图对民主制度的批判与其背后原因。没错,民主制度并不是什么时髦的新产物,它已有两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在柏拉图生活的时代,希腊半岛正处于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采用民主制度的雅典被采用非民主制度的斯巴达步步进逼(雅典最终在公元前404年投降)。这不得不让柏拉图思考,如果民主制度这么好,雅典怎么就打不过专制的斯巴达呢?这是不是也说明了民主并非尽善尽美,而专制也非一无是处?柏拉图其中一本最著名的作品《理想国》,就明显赞同(如果不是赞赏)斯巴达的制度。

“民主”一词在古希腊文的意思是“人民统治”,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概念当然让人觉得身心愉快。但是只要深一层去想,大多数人的智商是高,还是低?教授的选票是一票,地痞流氓的选票也是一票,真要民主投票的话,你认为是教授,还是地痞流氓支持一方的赢面高?在民主制度下,选票只有多寡的差别,而没有素质之区分。柏拉图生平最敬重的老师苏格拉底就是被“民主”地被判处死刑的,这更让他看清民主制度的缺陷。

如果觉得丘吉尔、柏拉图的年代久远,我们撇开不谈亦无妨;放眼今日世界,就算是民主如瑞典,恐怕也难以想象会允许最近不断杀人的伊斯兰极端组织IS在瑞典成立正式政党,好让人民在选举时多一个选项。如果我的推测是错误的,瑞典真的“民主”到允许IS在该国成立正式政党并受到法律保护,很抱歉,不论那是出于真心还是虚情假意,我都只能断定这个国家行使的是十三点的民主制度。

的确,总的来说我国政府行事缺乏透明,这一点向来惹人诟病,但是透明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吗?不见得。随便翻开最近的报章,看看我们国家台面上某些大人物发表的无耻言论,就这么赤裸裸、毫不扭捏地明摆着的不要脸,还嫌不够透明吗?诚然,不要命的也要怕不要脸的,做人居然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没办法,我举双手投降!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