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族群的消费模式》/廖天才

270315 Liao Tian Cai
越是居住在内陆的族群,他们的生活方式越是与城市人有所不同,原住民的消费模式就很不一样。如果连伐木公司所建的山路都抵达不了他们的村落,比如一些本南族村落,那就更特别了。

村落的家家户户,都必须种稻。他们所种的稻,多数能满足一个家庭成员一年的使用量。若是遇到丰收,吃不完的稻谷就收藏起来供来年食用。

内陆人不必买米。

内陆村落的男人,有打猎的习惯。他们多数会去狩猎,一是为了让家庭成员得到肉类食物,二是借此来消磨时间。如果有所猎获,如野猪、山鹿、果狸,也会让猎者产生成就感。如果捕获一头野猪,一个家庭吃不了这么多,他会将剩余部分卖给同一个村落的家庭,换取一点金钱,以购买其他生活必需品。

村民去河里捕鱼。若捉到大鱼,他们会将它拿去学校,卖给老师。内陆的学校老师,可以用相对廉宜的价格,买到新鲜的山猪肉和鱼肉。

村民所吃的菜,大部分是从森林里采集回来。自己也在屋前或屋后的土地,种一些长年都在生长,长年都能采来吃的植物。当然,村民也会养些家禽以备不时之需。

如果所住的长屋破旧了,需要翻新或搬迁,内陆人就会开会讨论,物色一个地点,然后开始动工。

建新屋子的过程缓慢,有的时候是4或5年才建成。从竖立柱子到横梁,从地板到屋顶,内陆村民都不假手于人,多数自己来。横梁的木、地板的方块,是到森林里把大树锯了,然后慢慢扛回来。

换句话说,内陆人是多才多艺的。他们从小就学会很多生活技能,大家又能相互配合,克服生活上面多的种种问题。这种集体的生活方式,让村落的人彼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们的民族意识或民族认同感并不强,但对自己的部落有深刻的认同感。

金钱在村落的流动缓慢,金钱在村落的重要性也就相对低落。

电费单、税费单、电话单、屋子供期催收单、信用卡催收单等等,都与内陆人无关。内陆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一个低消费,高自由的世界。

150年前,有位美国人叫亨利•大卫•梭罗的,跑去一个偏僻的地方,独自一人在一个湖边建造一间屋子,独自生活两年半。他之后将2年半没用钱的生活写成书,叫《湖滨散记》,风靡了多少读者。

现实里,砂州内陆还存在一些令人羡慕的世外桃源般的村落。我期望这些村落能坚拒伐木公司对他们的森林的侵犯,坚拒伐木公司开发的山路冲到他们的村落。唯有这样,才能避免他们的后代,如同你我一样,成为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的炮灰。

(作者提供照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