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消费者的自白》/长安喵(寄自中国)

160315 Maori
今天(3月15日)是中国大陆的消费者权益日。我下午也刚刚很愉快地进行了消费。

在这个关于消费的主题之下,我本来打算的是搬来各种关于消费社会的理论,进行一些哲学上的剖析。比如我们已经老早从工业生产为主的时代,进入了消费为主的时代。整个的经济活动围绕着制造消费的需求、热点来运转。人们的消费也从实用进入了对某种符号的消费,使用价值已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商品背后的一些无形的价值,比如Logo,比如进行这种消费所意味着的社会地位等等。消费的逻辑也已席卷了一切,女性去消费来装扮自己,而这种装扮的目标却是大众传媒制造出的形象,结果女性消费了自己。社会缺少清纯,那么就制造清纯的符号来消费清纯。老谋子之前的一部电影,就是号称在这个清纯稀缺的时代,要选有清纯之感的姑娘来当他新作的女主角,于是全国海选,关注度极高。结果这清纯也成为了炒作的卖点。再有,各种电子产品不断地推陈出新,原有的没什么问题就已被新一代产品取代,而新的不停得到消费者的追捧。

曾经专门想写文章研究消费的现象,尤其是女性喜欢消费的现象。本着批判的态度,收集了不少的理论观点。可是在生活中我没法一以贯之。觉得很难去批判一件自己也热衷于此的事情。通过消费,我们买到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生活品质也得到提升。选择范围变大,这或许也是一种自由。不过,根据相关理论,琳琅满目的商品间细微的差异背后是一成不变的本质;而选择自由的同时,物品本身的价值被它值多少钱的问题所取代,于是物品被可悲地同一化了。一度很迷恋这些说法,可是在自己的消费经验中,体会到的却是对那物品本身切切实实的喜爱。也许商品口味品类的多样其实是精细化了的欲望的体现,是对这种欲望的迎合与制造。可是文明化的本身不也是欲望精细化的过程么?自己也被绕进去了,没法调和头脑中的意识和生活中的情感体验。

或许问题不在于消费本身,而在于每个人在消费中的选择。纵使商品的那些无谓的花样再多,一个奉行俭朴的人也可以无需精挑细选、权衡纠结,只管了实用而抓起一件就付款。而那些传媒制造出的女性形象,各种化妆品、服饰引诱女性去购买,一个有头脑或有自己品味的姑娘也依然能够特立独行。如果非要说大众传媒挟持了女性对自己的看法,那么怎么说每个时代都有自己奉行的女性形象、有自己的文化风尚这件事呢?这样看来,倒是如今的风尚宽松自由得多。再比如产品的更新换代,你可以在别人已经追到Iphone6的时候,依然坦然地手握最老款的诺基亚,只要求打电话和发短信的功能。至于说到消费清纯这件事,作为一个社会现象,这是令人唏嘘的,然而这更多是大众传媒与资本纠缠不清的结果,是眼球经济和宣传效应,传媒通过各种能博人眼球、制造热点的符号来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说到底,所有的都是营销。但作为消费者个人,你可以不买账。

或许可以说,消费本身是中性的。消费那些你需要的和你喜爱的,这是愉快的。而盲目的从众的消费,则回荡着大众时代那阴鸷的奸笑。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正是这样一个时代,为个人选择提供了更多的空间。这或许是个悖论,这是个自由的时代,这也是个倾向划一的大众的专制时代。托克维尔早看出这一点。

它对你意味着什么,全赖你自己。这个又是韦伯那般的强人心灵了。

(照片摘自网络,照片中的毛利人睁着大眼睛是为了吓退敌人,但感觉上也跟现代消费者见到猎物的表情有点相似。)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一个消费者的自白》/长安喵(寄自中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