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消费》/严晓蓉(寄自中国)

090315 Lin Ming Hui 8
不知从何时起,“消费”已成为中国人生活中出现得最频繁的语词。不仅近几年政府报告里来回反复地提及“促进消费,拉动经济”,及至普通百姓日常生活里随处可见的平面媒体及电子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房产、汽车及其它华丽商品广告,都在昭告“消费”的无上地位,中国社会一时间似乎呈现出无限繁荣的景象。若攫取普通民众生活的一角,旅行尤其是境外旅行已近乎成为疯狂消费的等同词。无论在伦敦、巴黎、纽约还是东京,在各大商场或Shopping Mall、各种奢侈品专柜,几乎都是摩肩接踵的中国人。疯狂购物的清单,从奢侈品到日常的保温杯、电器,从奶粉到大米,甚至到马桶盖都被疯抢。这种以疯狂购物为表征的消费迷醉,自然有源于中国国情的特殊原因,如对国内食品安全性的信任危机、国内产品质量的信任危机、境内外同种商品尤其是奢侈品较大的价格差异等。但除此之外,在内里对“物”的异常迷恋恐怕是其另一部分的深层动因。

鲍德里亚早在1970年就在《消费社会》里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物的时代。”消费则自然地成为世界范围内物质时代的社会逻辑。若从中国社会发展的链条看,中国经历了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物质极度贫乏,至80年代后经济开始逐渐起跑,90年代后迎来了社会经济的持续大发展,但与经济发展的速度相比,社会思想文化的发展却受到单一意识形态的严格钳制与约束,物质的迅速繁盛与文化思想相对的空白荒芜双向落差,使得对“物”的迷恋成为普遍的信仰,尼尔•波茨曼所描述的“娱乐至死”,至今仍然能够成为中国社会疯狂消费现象的贴切注解。

在此,若仍以旅行为察入点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大多数出境游尤其是跟旅行团队的中国旅行者来说,在无法购物的观光时间里,去往目的地的观光消费更多地意味着获得“到此一游”的经历证明,他们往往事先不做功课,跟随旅游车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囫囵吞枣地围绕景点漫转一圈,然后在剩余的时间里摆各种姿势拍照,以影像证明观光者式的在场,而旅行更为重要的对不同空间文化与风物的体验,在这样的旅行方式里,是难以寻觅的。可以说,中国式旅行是当前中国人浮躁生活的一个缩影,疯狂的消费,则最显眼地凸现了这种浮躁与虚空。

不知何时,中国购物狂欢式的旅行,可以从“疯狂”的物消费回归到更为质朴和平静的观游本身;也不知何时,被消费全面覆盖和主导的中国人的生活内核,可以有更丰润、清明和从容的智性空间。说到此,与其妄求,不如从自我做起,从一个理性与静好的自我小世界起步罢。

(摄影:林明辉)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疯狂”的消费》/严晓蓉(寄自中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