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消费》/李 丽(寄自中国)

060315 Clement 119
上月底,网络上铺天盖地传播着公益纪录片《穹顶之下》,这是中国知名媒体人柴静所拍摄出品的雾霾调查记录片,在这之前柴静曾主持过《东方时空》、《新闻调查》等揭露中国当时新闻事件的严肃节目,且常常话题尖锐,引起社会思考。

《穹顶之下》以全程演讲的形式进行,通过个人雾霾调查,想要揭示什么是雾霾,为什么产生雾霾,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三个问题。演讲人柴静以个人经历作为切入点讲述雾霾的危害和作为个体生命的公民的切骨伤痛,语气既恳切,又相对客观。此外,从个人出品公益纪录片的角度出发,《穹顶之下》体现了一个公民和媒体人的社会责任感和服务意识。纪录片本身也是制作优良,论据和逻辑严谨,剪切疏密相间,镜头语言丰富,极其打动观众。

但当舆论一片叫好之时,网络上批评和质疑之声也纷至沓来,《穹顶之下》从关注的雾霾焦点在网络的口水中转变成对纪录片本身和出品人柴静本人的话题消费,逐渐走偏。

这就是消费时代的常态。

公民的自由一般包括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和哲学层面的心理自由。当普选权实现之后,公民获得基本的政治自由,从而走向市场经济的束缚,潜在的消费原则制约着公民的行为,使得经济不自由。而在中国恰好不同,当政治自由也无法实现的时候,公民把自由的寄托转向哲学层面的心理自由,使思想得以漫游,桃源深处,琅琊风雅,幻想着出世和隐逸;或者在语言上极尽放恣,调侃与反调侃,在语言的娱乐上得到心理满足,这和市场消费一样成为另一种消费。

由此公民在诸种的不自由中,获得了在话语上的充分自由,这种自由更接近于市井的闲谈和娱乐。话题本身所涉及的社会问题成为无指涉的口水战,对话题的消费成为一种聚众意淫的盛宴。这之间除了娱乐本身,别无其他。

这也是为什么柴静的《穹顶之下》播映之后,前半期网民们都热烈地讨论中国雾霾和PM2.5之严重,并为之扼腕哀叹,且自己暗暗发奋要为减少雾霾做贡献。但话题很快急转,变成对柴静本人的质疑,这质疑之中包括纪录片中对于个人感情的过度强调,近于矫情,也包括人品影响作品,从而作品并不见得可靠。

这些与作品本身想要讨论的问题已经偏离,我们却都乐意消费话题,并且自我消费。

(摄影:Clement)

《穹顶之下》在Youtube的链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