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二月,展望三月》

可能是二月的关系,这个月文章多围绕着农历新年和情人节,当然也包括了砂劳越州的Gawai、美国印第安人的Pow-wow、瑞典的仲夏节等,一一拜读后颇有大开眼界之感。

有读者在假期中来函提问,问题的重点是:“寂寞从何而来?如何解决?”在普天同庆的节日,这种问题的浮现并不难想象,不是每一个人在节庆时都那么真心投入且心情激动的。我想,这样的问题具有普遍性,或许其他读者也可以参考一下愚见,所以选择在此回应。

三十年前在《光华》杂志读到一篇转载的短文,开头一句颇有见地:“寂寞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内心的惆怅。”特别是在节庆时总有聚餐的机会,四周围了一堆人,但话不投机又怎么不让人倍感孤独、寂寞呢?

我们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是别人不该插手的,譬如考试;还有些事情是别人无从插手的,譬如死亡。不管是谁,最后总得亲力亲为去经历自己的死亡,对吧?这类事思及并不令人愉快,但回避只是把问题塞在地毯下,藏在地毯下的不愉快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遗忘得烟消云散,而是终于转化成内心的惆怅。

不是所有的不愉快都有解决之道。死亡不能解决。我国的“名人”郑全行生为华人却不想当华人,不能解决,即使换掉全套皮肤、血液,更努力颠倒是非抨击华人,还是不能解决。面对败家子可以痛定思痛登报脱离亲子关系,但那顶多只可以转移讨债公司的目光,败家子在这世界的存在跟原生家庭千丝万缕的关系休想一刀两断,有些问题不能解决就是不能解决。

不能解决的不愉快,一是任由它成为内心的惆怅,三不五时冒出来折磨自己。当然也可以请神棍或大师作法,请教算命先生或心理辅导师,暴饮暴食或疯狂血拼等等。如果有效,行之又何妨?但我很怀疑外来的力量果真可以彻底解决内在的心理困扰。

还有一种对待不愉快的方法,就是承认它的存在。把问题老老实实摊在面前,不能解决归不能解决,至少可以随时想办法减轻“周边灾难”。以死亡为例,无从逃避是事实,但还是有些事情在自己掌控之中,譬如趁早列出绝不允许出现在灵堂上的供品,或者绝不允许把《今天不回家》当哀乐演奏,等等。把问题摊在眼前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益发彰显出生命中平时不曾留意的光明。过去学生时代在考场上无语问苍天时,最容易察觉考场外的蔚蓝天空是从未发现过的好看,甚至听见了风轻轻经过的声息。

是的,寂寞就是因为内心的惆怅,内心的惆怅源自逃避不能解决问题的企图。做人至少必须对自己诚实,承认问题的存在,这是以内在的力量对抗内在的问题,别让一些旧有的不愉快模糊了看待未来的视线。如何看待生命完全取决于个人选择的态度,世外桃源也会有人觉得生无可恋而自杀,一般人眼中的人间地狱却一样有人对未来充满憧憬而活下去(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纳粹集中营,被杀的比自杀的人数多)。

这个月的主题“消费”应该是大家所熟悉的,不过别让资本主义社会限制了思考,消费不只是花钱而已。再次呼吁读者投稿,《学文集》一直都面对缺稿的问题。(周嘉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