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我感受到了什么?》/郑嘉诚

230215 zheng
进入21世纪,在大部分城市当中,习俗正在慢慢地消逝。其实对于很多年轻人,甚至是长辈来说,新年唯一不可以剔除、最重要的仪式,就是团聚。

毕业后,不知不觉就离开家乡在外就读了近七个马来西亚的夏天,回家过年开始成为了大家见面的最佳时间,也是最合理的理由。

小时候,我和两位姐姐由一位保姆Aunty和她的丈夫——“保姆Uncle”带大,直到7岁上了小学一年之际,因为一些事情而停止了和她的这种哺育关系。算算,距今也14年了。

从小学的懵懵懂懂,到中学的跌跌撞撞,高中时开始和两位姐姐寻求大家都有空的时间,去看看Aunty和Uncle,但是常常因为时间配合不来,个性所致,又不太敢一个人独行,因此计划经常都告吹,而大家都到齐的除夕就成了我们拜访他们的最佳时机。

10多年前,当Uncle还50多岁之际,我还称他为“师傅”,跟他玩对打,“拳拳到肉”,幻想自己是武侠片中的英雄,“自小习武、身怀武林绝学”。随着一年又一年的探望,发现Uncle以前精实的肌肉开始会随着手的挥舞而摆动,Auntie的脸上开始留下岁月火车的印痕,但身体都还算健康,两老在家含饴弄孙。

在家乡的朋友能见上面的还不算少,但少见面的,可能彼此间的感情链接只停留在面子书上的“互赞”。就连感情最结实的高中同学,参与每年班拜的热情开始冷却(原因之一或许是大家也想和平日少见的亲戚家人聚聚吧),只剩团圆饭还算大家都尽量出席。

而我的父母,还算幸运,一切无恙。父亲控制饮食,工作量增加,瘦了一点;母亲比起我小时候的当年,现在开始常抱怨自己的记性不复当初,开始会忘东忘西,忘记出门用餐时需带上爸爸的药。

也想起小时候,爸爸早上9点多上班,傍晚6、7点回家,因此,家中妈妈陪我度过的时光比较多。这两年慢慢观察,发现原来自己身上的特质如:外向、爱说话、小有幽默感和爱演都是从她身上学习而来。

多年来为家庭的付出,谢谢了妈,也辛苦了爸,新年快乐!

(照片由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