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尕外》/刘明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题目是我根据原文Gawai杜撰出来的,在伊班文而言,大约就是节庆的意思。

回想三十年前的小学历史课本,呃,还是地方研究课本呢?提及马来西亚在婆罗洲那里的人们,好像用了达雅人一词,那当然也是音译自Dayak一词。似乎还有分海达雅、陆达雅,我的小学课本早就不知去向,而在网上也找不到有哪位有心人扫描了来给我们对照今天的课本,来看看我们是在进步还是退步中。我后来得知,海达雅自称伊班Iban,陆达雅自称比达友Bidayuh。而“其他人”譬如乌鲁人Orang Ulu大概不免要困惑于自己是不是Dayak了,反正为了团结的缘故,当然是愿意包容的。

然而,Gawai Dayak,在课本里,是作为丰收节出现的。丰收和尕外达雅,当然前者的语义比较可以在中文语境中成立,而这个节日,根据官方网站http://pmr.penerangan.gov.my/index.php/component/content/article/22-perayaan-perayaan-/103-hari-gawai-.html的说法,盛大庆祝是始于1964的。马来西亚成立于1963年,你当然不难嗅到这里面的终结殖民时代的味道。

可是,达雅一语的含义,即使问语文学家,恐怕也不能有绝对的说法能够清楚解释那到底是只有海陆二分,还是比较笼统的,即原住民的统称。印象中,有人说和陆地darat相关,于是令我更加迷糊了。那也是,有民族名称的,在砂拉越有二三十个族群,甭说我,即使砂拉越人也很难说明白。

不管怎样,六月是官方选定的庆祝日期,六月一日和二日,不管是马来人、华人还是“其他人”都是公休日。当然,那就仅限于砂拉越。

我第一次参加的尕外,却不是Gawai Dayak,而是Gawai Kelingkang。那是为了欢迎勇士Bujang Berani回归而办起来的。

还有林林总总许多的尕外,比如Gawai Burong,Gawai Antu等等,但我没有参与过。印象中的尕外,共同点有米酒Tuak,唱诗Biau,舞蹈Ngajat,米灵Miring等等,这些描写,当然也就仅限于我看过的伊班社群庆典了。

耐人寻味的是Gawai一语,和马来文“官员”pegawai有着相同的地方,而我还知道,在伊班文里,工作是pengawa,这些事纯属巧合还是我牵强附会呢?也许在这片土地上,节庆本来就是工作?

在我的时代,节庆更多是提供狂欢的一个藉口,至于它的原初意义,愿意探索的人,怕是寥寥无几了。

(照片由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尕外》/刘明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