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的人文素养》/江扬(中国)

《易经》有云:“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它体现了古人朴素的自然哲学观:通过观瞻天道来掌握自然世界的客观规律,通过人文教化去规范世人的精神世界。

千百年来,“天文”与“人文”如同一双展开的双翼,引导人类挟山超海,从蒙昧迈入文明。今人已仓廪实、衣食足,科技的进步和商品经济的丰盛正激发着人类日益膨胀的欲望。在这个人人纵情声色的后现代化时代,探讨“人文”是否能令我们的社会有所增益?

二战时期有“创造希特勒的人”之称的戈培尔,生平鼓吹战争,大肆焚书,开展报禁,杀戮犹太人。这位凶残的战犯事实上是一位拥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哲学博士,在成为纳粹党宣传部长之前,他曾在多所大学攻读历史和文学,从事文艺创作。龙应台曾举例,对人文最大的讽刺是集中营中的音乐家们拉着小提琴送他们的同胞进毒气室,以此说明:人文知识绝非等同于人文素养,只有当其渗透到人们的行为和生活中,才能内化为人文素养。而人文素养,是“对‘人’的最深沉的认识”。

中央财经大学刘树勇教授曾撰文《你老去西藏干什么?》批判当下的猎奇化的摄影热潮。如今,大量标榜着“人文摄影”的作品仍在涌向世人的眼球,越来越多的观光客背上昂贵的长枪短炮围剿着藏区人民,进行所谓的艺术创作。我们消费着纯净的自然风光与符号化的异族风俗,却无视镜头前受到惊扰的眼神。我们的粗暴行为是源于内在对“人”的尊重与爱护意识的缺失。1994年普利策奖获奖作品《等着吃小女孩的秃鹫》展示了这样一幅图景:一名瘦小苏丹女童因过度饥饿伏倒在地,她的身后是一只对其虎视眈眈的秃鹫。这幅挑战了社会新闻伦理的照片在当时引起了广泛的争议。照片揭示出的残酷现实极具视觉冲击力,但人们往往更加期待的是,在空茫的夜幕之中绽放出一点的微茫的光亮。无论是中国传统的民本思想,还是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道主义,都传达着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人文”的核心始终是一种对生命的敬畏与终极关怀。人们涉猎经史,研习文艺,培养人文素养,绝非为了智识的竞技,而是借以打破我们促狭的人生经验,超越生命的困境。

《庄子·逍遥游》曰:“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在礼崩乐坏的后现代社会,人文正是这样的一枝之栖的存在,它令我们觅得心灵的安顿之所,在这里,我们所知晓和信仰的一切,仍然秩序井然。

等着吃小女孩的秃鹰 080214
《等着吃小女孩的秃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